闲鱼“借条买卖”的背后:谁在卖?谁在买?

首页 > 观点 >正文

【摘要】“借款人欠我24万元(人民币,下同)本金,上海人,有房有车有公司,年前不接电话玩失踪。本人精力有限,希望有能力帮我催收的联系我。”

特邀作者     时代财经 原创  ·  2019-06-28 14:38
闲鱼“借条买卖”的背后:谁在卖?谁在买? - 金评媒
作者: 时代财经   

[摘要]  打开闲鱼和转转,输入“借条”两字,系统会自动出现相关商品的转让信息,借条额度大小不一,有几千元的小额借条,也有超过百万元的大额度债务。

文/时代财经    王言

“借款人欠我24万元(人民币,下同)本金,上海人,有房有车有公司,年前不接电话玩失踪。本人精力有限,希望有能力帮我催收的联系我。”

在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,一位卖家如此描述了自己所出售的“商品”。他欲以14万元的低价出售手中一张24万元的借条,10万元的差价下,他希望有实力的买家能够出手将欠款讨回。

类似上述这样的借条转卖信息,在闲鱼上还有很多。卖家们的目的也基本趋同,大多寄希望通过交易平台,将无法讨回的债务转手,用以止损。除了闲鱼之外,时代财经还在另外一家二手交易平台“转转”上也发现了类似的债务转让信息。随着二手交易平台的不断做大,这些平台成为人们进行债务买卖的一条新途径。

然而,因为债权人的时间、精力有限,或是债务人因各种原因无法偿还债务等原因,民间借贷一直以来都面临着追索困难的问题,通过二手交易平台进行债务转让的方式,是否能够帮助债权人追回欠款?又是否会产生其他安全隐患?这值得深思。

各有“苦衷”的卖家

现在打开闲鱼和转转,只要你输入“借条”两字,系统会自动出现相关商品的转让信息,借条额度大小不一,有几千元的小额借条,也有超过百万元的大额度债务。

来自河南商丘的一位卖家以4000元的价格转让总金额为6500元的借条,他在出售信息中写道:“自己急需资金,一直无法讨回欠款,而借条金额小,起诉成本过高,只好在二手平台出手债务。”

有位来自贵州的卖家也正在以“没有精力、无法讨回债务”为由,以120万元的价格转让一张158万元的欠条。他表示,欠债方是某煤矿法人代表,该煤矿正在技改,即将办理采矿许可证。自己可以向买方提供欠债方的身份证和家庭住址等信息,也可以协助买方向法院起诉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P2P平台的用户,在平台爆雷、法院判定平台向自己赔偿相关资金,但又迟迟无法获取赔偿时,希望以低价在二手平台转手这些债权,以挽回一部分损失。

平台上的卖家们转卖债务的原因不尽相同,有人表示“自己放不下面子去讨债,嫌麻烦”,有人称“自己没有时间催款,急用钱”,也有人则干脆表示自己没有能力讨要,希望“有实力的买方过来谈”。

买家又是哪些人?

那么,二手交易平台上的借条交易,买方一般是什么人?

时代财经连续数日以买家身份与诸多借条卖家交流发现,买家们大多不是对此事一知半解的“小白”,他们多为有经验的专业人士。

闲鱼上的一位卖家向时代财经透露,除了极个别好奇的用户想自己询问转手借条的原因之外,很多有意向的买家是有备而来,“很多人会直接问我当时打借条的具体情况,欠债人的经济情况、个人信息,以及是否向当地法院起诉”。

广东海印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燕平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,不论是在二手交易平台还是其他渠道,收购债务的主要是一些具备法律知识的人士,比如专业的讨债团队和公司。

“这些人会在购买债券之前,通过自己的方法对借条的真实性、合法性做出判断,评估债务人的还款能力。只有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,他们才会去买(借条)。”吴燕平说。

不过,在吴燕平看来,借条也分三六九等。有抵押物的,或是欠债方的担保人资金情况良好的,讨要债务就相对容易,借条转手也更有市场;而没有抵押物和担保人的的借条,讨回借款的风险会很大,可能人财两空,这种债务被售出的可能性就要小得多。

时代财经注意到,为了证明其债权的真实性,多数卖家会在闲鱼上展示具体的借条信息,甚至还会附上法院的判决书。但即便如此,仅凭网页当中的照片,依然无法让买方确定借条的真伪。为了证明借条的真实性,有卖家表示可以当面交易,方便验证借条的真假。

转让借条有风险

不同于普通商品,借条这一“异类”商品在交易过程中所存在的法律风险,似乎更令人无法忽视。表面上,购买借条有机会让买家获取数千元甚至数十万元的暴利。但实际上,这钱并不好赚。

吴燕平认为,转卖借条也是一种债权转让的方式,只要该债权是真实的,并在进行转让时通知了债务人,那么不论通过哪种渠道进行转让,该行为都是合法的。

“其实除了在二手平台交易债务之外,银行就经常将收不回的债务认定为不良资产进行拍卖。这都是一些常规的债务转让手段,受法律保护。但现在民间借贷普遍存在催收难的问题,且借条的真实性、合法性在线上难以确认,普通民众难购买此类商品会遇到较大的风险,”吴燕平补充道。

那么,在二手平台的债务转让中,一旦出现问题,平台方又是否需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呢?

吴燕平认为,根据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第44条的规定,除非是平台的过失,比如平台没有提供买卖双方的身份信息或者提供的信息有误,又或是平台方明知买方和卖方提供了需要的信息而没有处理,否则平台都并不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可能是因为上述原因,虽然二手平台上欠条卖家众多,欠条类型也是五花八门,但真正能最后成交的订单却是凤毛麟角。

“我看到别人在上面(闲鱼)转卖借条,觉得这想法挺好,就填了信息挂了上去,虽然一直没能卖出去。当然如果最后交易成功,还能挽回些损失。”一位出售欠条的卖家告诉时代财经。

然而面对巨额回报,借条的买卖生意中,还是不乏“铤而走险”者的。

一位卖家告诉时代财经,自己出售的两张借条,金额都在8万元左右,有一张已经以低于借条欠款额3万元的价格卖了出去。“对方说自己是专业讨债的,而且跟我在同一个城市,在了解了情况后就过来找我了,然后让我带着去见了欠债人,我们三方确认后,买方就离开了。”这些真正敢于涉水借条交易的人,显然并非该领域的“初哥”。

上一篇文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文章
作者的其他文章
评论:
    . 点击排行
    . 随机阅读
    . 相关内容